日本的顶级国宝,天皇都舍不得用,隋炀帝当年一车一车的烧

日本的顶级国宝,天皇都舍不得用,隋炀帝当年一车一车的烧

咱们今天来聊聊兰奢待。

当年玩过《太阁立志传》的哥们对这件宝物肯定不陌生,作为游戏中魅力值最高的宝物,当你的统治力超过了三万点后天皇会通知你让你从兰奢待上割一块下来作为荣誉和权力的见证。

那兰奢待是个啥东西呢?

其实兰奢待是一块沉香,,它不但是日本现存最大的沉香(长156公分,最宽处的直径为37.8公分, 重量为13公斤),还号称是天下第一名香,被视为国宝保存在东大寺。

当然啦,日本人习惯危言耸听,把三分说成七分,所以这天下第一名香嘛恐怕得打个折扣(关于兰奢待的品质咱们在下面细细分析),不过说起宝贵那的确真是一等一。

兰奢待的历史据说已经有1300年以上,在日本的史籍记载中,兰奢待为圣武太上皇所收藏,在天平胜宝八年(765)五月圣武太上皇病逝后,光明皇太后为悼念丈夫,在东大寺的一角创建了正仓院来收藏圣武太上皇的遗物。作为压轴光明皇太后将这天下第一香 “兰奢待”献给了东大寺,放置在东大寺的正仓院中。作为东大寺的镇寺之宝,“兰奢待”内隐“东大寺”三字,也表现了此香的珍贵:香比寺大,寺在香中。

之后兰奢待主要发挥的作用就是供历代天皇与将军切取小块来使用或赏与有功的臣子(怎么这么像割肉呢?).......

割了几千年,兰奢待由当年的13公斤变成现在的11.6公斤。而历代的割木者还在香木的切口处写下付签,表示自己割了兰奢待啦,你看我牛逼不牛逼!

有哪些人曾经割过了?留下的纸条上分别写着足利义政、织田信长、明治天皇等数位风云人物,这几位大爷还分别留下了“某年某月截取几寸几分”的记录(像不像孙悟空在如来佛手掌上写着孙悟空到此一游?)不过在这些割取兰奢待的人中以织田信长最有意思,因为他既不是天皇也不是幕府将军,作为当时最牛的军阀他领军上洛,一路走下来把反对者统统打飞,而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织田信长甚至逼迫天皇下敕命以非征夷大将军的身份强行割取了一寸八分见方的香块,昭告天下他将代室町幕府而兴(虽然这货后面在本能寺被下属明智光秀一把火给搞死了)。

而割下的部分信长除了自己私用之外还切了少许供奉在日本爱知县的真清田神社中,供奉的尺寸是多少呢?才区区5分(也就是1.5厘米),真不知道神社的神明会不会吐槽你这也太抠门啦!

那么咱们说了这么多,兰奢待是怎么来的呢?

额,说起来还真是不好意思,兰奢待是从咱们中国流传到日本去的......

关于兰奢待是啥时候从中国传入日本的,现在时间上很难确定,不过有一种说法可能是在推古3年(也就是公元592年),此时咱们中国处于隋朝,也就是著名的败家子儿隋炀帝统治时期。所以网上有种说法兰奢待是由隋炀帝赏赐给日本,这种说法虽无明确支持,但我觉得可能也只有隋炀帝这个大手大脚的帝王才能有此大手笔。

隋炀帝当年有多奢侈?他的皇后(萧皇后)说过隋炀帝欢度春节的情形。每年除夕之夜,隋炀帝命人在皇宫庭院内架设十座“火山”,燃烧的都是沉香木,每一座“火山”都会消耗数车沉香木。如果感觉光线太暗,就在火堆里加甲煎(一种中药)助燃。沉香和甲煎燃烧后散发着奇异的香气,京城附近数十里地都能闻到,整个夜晚,燃烧的沉香木多达二百余车,甲煎二百石。

好家伙,人家日本人拿来当国宝的兰奢待,你隋炀帝老哥直接一车一车的烧.......真想对他说一句话:土豪,咱们交个朋友吧!

除此之外隋朝皇宫内不点蜡烛,而是悬挂一百二十枚巨大无比的珍珠,这些珍珠散发的光芒把皇宫照耀得像白天一样。还有一些价值几千万钱的“明月宝”夜明珠,大的直径六七寸,小一点的也有三寸大。

所以您别看日本人把兰奢待当成命根子,说不定当年隋炀帝只是随便拿些烧火柴打发这些东瀛来的乡巴佬,结果他们反而还视若珍宝......

而这兰奢待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不好意思也来自于中国,在《朱子语录》中说“东晋王导尝谓胡僧日兰奢待,即胡语之褒誉。或谓兰奢,即兰若,梵语为空静、闲寂之意;待,即候待之意。”也就是形容美好的意思。

而且不但日本引以为豪的国宝来自中国,甚至连日本流行的香文化还是咱们中国传过去的,等于从头到尾咱们中国都是原创......

早在汉代以前中国就还出现了用香以汤沐香、礼仪香为主的方式,而汉魏时期由于道家学说流行,当时的士人们讲究坐而论道,所以熏香、燃香的文化开始逐步的流行。到了隋唐五代时期,熏香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就比五代的罗隐有一首诗写道:“沉水良材食柏珍,博山炉暖玉楼春。怜君亦是无端物,贪作馨香忘却身。”可见士大夫除了对物质生活外还对精神层面进行了高标准和严要求,他们把琴棋书画、酒、茶和香等也发展成为一门艺术,所以后期还出现了达官贵人和文人墨客们相闻香等盛况。

唐代鉴真大师东渡,在带去佛教的同时也带去了与佛教密切关系的熏香文化,佛家通过燃烧香木等达到净化心灵,冥想打坐等目的,于是日本沉香木收集和香薰文化也开始盛行。

不过还有一句话咱们得稍微提一提,虽然日本人把兰奢待当成命根子一般,但兰奢待是一种黄熟香,而沉香的品质自古以水沉、奇楠最佳(也就是说香木能够沉在水里),而黄熟香在沉香的品质中只能算中下品,只能焚烧.......

所以这所谓的天下第一香,无非只是加入了政治和历史因素进行夸大而已.......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