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讧”逼走总理,意大利执政联盟“牵手”15个月说凉就凉?

“内讧”逼走总理,意大利执政联盟“牵手”15个月说凉就凉?

从两党对抗性的不作为到议会对总理不信任投票的讨论,意大利一步步被“政治漩涡”裹挟。

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晓雅】20日,对于意大利总理孔特而言,是其政治生涯中一个重要时刻,对于整个意大利而言,更是走向转折的未知节点。

15个月的合作与争吵没能换来一个圆满的结局,意大利第65届联合政府一步步“瓦解”,最终走向崩溃。而就在外界还在猜测被执政联盟推举出的政治素人领袖——孔特是否会输掉对他发起的不信任投票,当天下午15时,在参议院的演讲中,孔特宣布请辞。

至此,意大利这个被金融脆弱性和政治混乱所拖累的欧洲国家,陷入了新一轮的危机。

从两党对抗性的不作为到议会对总理不信任投票的讨论,意大利一步步被“政治漩涡”裹挟。意大利《新闻报》发表评论称:“这是世界上最疯狂的危机。”

总理请辞政府“崩溃”

当地时间20日下午,意大利参议院就此前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提出的对现任总理孔特的不信任动议进行审议。孔特在会上发表演讲,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

孔特在参议院发表演讲 图源:美联社

英国《每日电讯报》20日报道称,在长达一小时的讲话中,孔特猛烈抨击萨尔维尼,指责他煽动危机。他指出,萨尔维尼为了个人和党派的政治利益推翻本届政府,联盟党提出不信任动议的决定实际上导致了本次政府危机,并将为意大利带来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后果。

“在结束本次辩论后,我将告知总统本届政府的终结,并提出辞去总理一职。”孔特说。

另据路透社报道称,孔特全程横眉立目,而坐在他旁边的萨尔维尼或摇头,或翻白眼,或向自己领导的极右翼政党联盟党的议员点头。

参议院议会上的孔特(右)与萨尔维尼(左)图源:美联社

而就在他发表讲话几个小时之前,意大利执政党之一——五星运动党领袖兼副总理迪马约还在社交媒体上暗示,意大利执政联盟将走向终结,他还对孔特表示了感谢:“无论发生什么,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很荣幸在本届政府工作。”路透社评论当时预测,意大利第65届政府可能垮台。

迪马约/资料图自彭博社

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这场议会结束后,孔特向意大利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递交了正式辞呈。报道称,马塔雷拉已接受辞呈,而孔特将继续担任意大利临时总理,直至下任继任者产生。

结怨已久联盟“瓦解”

总理请辞,并不突然。并且,可以说孔特的请辞只是为意大利执政联盟一步步瓦解暂时划上的一个“句点”。

2018年5月,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与极右翼政党联盟党组成执政联盟,领导意大利新政府。

政治素人——法学教授孔特随即被推入台前,担任总理。两名副总理则分别由五星运动以及联盟党的党首路易吉·迪马约和马泰奥·萨尔维尼担任。民粹主义+极右翼,“民粹派”+“疑欧派”,虽然都是反建制政党,但由于组成执政联盟的两党在多个领域政见不一,这个搭配从一开始就不被人看好。

此后15个月的联盟也证明,五星运动与联盟党貌合神离。

《纽约时报》20日当天的评论称,自上台以来,两党党首俨然把意大利政府的运作变成了一场社交媒体“真人秀”,通过各社交平台高谈阔论、争执不断,双方在基础设施项目、税收政策、地方自治甚至是海滩度假问题上都互相违异。

自今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以来,五星运动与联盟党的冲突不和显著升级。本月初,两党矛盾更是进入到白热化阶段,作为意大利总理的孔特压力尤为突出。而致使政府崩溃的最大导火索,则是意法高铁项目造成执政联盟两党在议会互投反对票。

新建从法国里昂至意大利都灵的高速铁路,是数年前就由欧盟以及法意两国政府定下的项目。

法新社报道称,建成后,意大利第二大城市米兰到法国首都巴黎的时间将从现在的7小时缩减至4.5小时,两国交往更加方便。但是,计划一出,矛盾重重,两党执拗加深。

据此前报道,该高铁项目遭到意大利都灵民众和五星运动的强烈反对,他们质疑建造高铁的成本过高、破坏环境,扰乱民生。与此相反,联盟党却力挺该项目,称这条铁路对以出口为导向的意大利经济来讲,至关重要。

8月7日,双方就意法高铁项目在议会互投反对票,“冲突”一触即发。

针对意法高铁项目,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21日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条270公里左右的高铁要经由阿尔卑斯山,必须通过约五六十公里长的隧道,而众所周知,修建高铁的成本非常高。可以说,北方联盟党重制造业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他们有‘要致富,多修路’的理念,而这些工程的建造成本会摊到老百姓的身上。”

“而与此相反,五星运动党代表的则是‘草根阶层’,对于他们而言,高铁的修建是不必要的,更别说修建高铁这20多亿欧元,显然成本太高。所以五星运动党的立场是为老百姓‘松绑’。”

因此,是优先发展基建还是优先解决民生问题,两党之间存在很大分歧。赵俊杰表示,在分歧不断加深的情况下,高铁项目俨然成了一个“爆发”的导火索,引发两党对彼此的不信任,进而产生执政联盟内斗,萨尔维尼“逼宫”孔特辞职。

据《纽约时报》报道,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8日曾发表讲话,以政府在基础设施项目上“瘫痪”为由,宣布政府“死亡”。萨尔维尼表示,五星运动持续阻挠意大利施行提振经济的政策,国家已经“受够了”,他宣布联盟党和五星运动的联合执政基础不复存在,并呼吁在10月举行临时大选。报道称,他还要求意大利选民给予他无限制的权力,以巩固他对国家的控制。

萨尔维尼还将“战火”烧向总理。萨尔维尼认为,孔特在多项议题上未能弥合执政两党分歧,消耗时间以致损害整个国家。他表示,将对总理发起不信任投票,让总理下台。

萨尔维尼的指责也“惹恼”了总理。8日当晚,孔特发表电视讲话,指认萨尔维尼就会“喊口号”,并表示不会继续容忍对政府部长的攻击,要求对方解释清楚要求政府下台的原因。

而作为执政联盟之一的五星运动18日也作出回应声明,表示萨尔维尼不再是一个可以令人相信的对话伙伴,称其破坏了联盟。

至此,路透社评论称,这意味着,两个执政党和好的大门,已然关上。

20日,孔特在参议院会议上更是严厉抨击萨尔维尼,称其“背叛”行为将该国推入了“政治不确定和金融不稳定的漩涡”。并指责称,自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以来,大获全胜的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一直在“寻找一个借口重返(意大利大选的)投票站”。

而会议上的萨尔维尼也毫不掩饰,据《纽约时报》报道,萨尔维尼自豪地说:“如果上帝和意大利人民愿意让我回到政府(掌权),“我还会这么做” 。

萨尔维尼回应孔特的讲话后,联盟党同僚向他表示祝贺。图源:美联社

显然,萨尔维尼期望掌权的自信可见一斑,而这一点,有数据说明。

多家外媒报道称,在过去的一年,联盟党的支持率番了一番,最新民调显示,其支持率已升至近40%;相反的是,五星运动的支持率却持续走低,跌幅约一半,至约17%。

为此,《纽约时报》称,做出请辞决定的孔特表示,他的辞职是为让意大利政府处于崩溃状态,让萨尔维尼无法立即掌权。

此轮政治动荡如何收尾,重组新政府or重新大选?

谈到如今的意大利政局,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21日告诉环球网记者,孔特的辞职并非偶然,意大利政治局势的变化在意料之内。

他从两个方面解读了意大利执政联盟的崩溃。

赵俊杰介绍,“一方面,两党有共识。去年3月份,意大利大选结束后组阁经历‘难产’,直到6月份才选出孔特作为新一届政府掌门人,3个多月的组阁斗争激烈。表面看,组阁的两个政党,一个是民粹主义,另一个属极右翼。两者都不是传统建制派的政党,由于两方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共识,所以才有结盟的基础。”

赵俊杰接着举了三个较为明显的例子:一是对于反欧洲一体化,二是在反对接收难民问题上,三是在认为传统的建制派无法保障大多数民众利益上,两党是有共识的。

他称,“另一方面,两党也有分歧存在。且目前看来,分歧比较大。”他举例说:“意大利去年的国债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了132%,超过了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中60%的上限。在这种情况下,由萨尔维尼领导的极右翼联盟党力图振兴传统的制造业、商业,主张给富人‘松松绑’,少征税。”

联盟瓦解,总理请辞,意大利政局陷入混乱。摆在意大利面前的目前只有两条路:要么重组新政府,要么提前解散议会,进行大选。

路透社表示,在孔特辞职之后,意大利总统将与各党派协商,以确定是否可以组建新的联合政府。如果联盟党与其他极右翼政党组成联合政府,萨尔维尼有可能会成为意大利新总理。不过五星运动党将对联盟党进行阻击,正在和反对党民主党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政治的不确定性也牢牢钳制住意大利的经济,不仅国内财政状况黯淡,外界预期,意大利政府与欧盟的摩擦也恐将在所难免。

从2018年大选以来,意大利经济增长始终停滞不前。《纽约时报》表示,其增长率一直在0%左右徘徊。并且,意大利不仅正面临国内大量青年失业的经济窘迫,也失去了国际市场的信任。报道称,公共债务利息支付成本不断增加,导致背负着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132%巨额债务的意大利,现在迫切需要一个稳定的政府。

那么,孔特请辞引发的这轮政治动荡将如何收尾?

赵俊杰分析称,组阁新政府的确定因素和不确定因素都存在,但就目前看来,确定因素更加明显。

赵俊杰表示,“政党不可能单独组阁,必须合作组成联盟。萨尔维尼现在主动抛弃五星运动党,可以另择其他党组阁。而对于五星运动而言,去年的一些选票优势基础仍在,组阁的选择面更大。并且,五星运动还考虑跟意大利前总理伦齐领导的民主党合作联盟,而民主党的支持率也排在前列。”

联盟党组阁的阻力则较大。赵俊杰举例说:“比如,民主党就不愿意与极右翼政党合作。而即使联盟党找其他小党,选票基础也很可能不如五星运动党。”

不过,他也提到,民主党内部有分歧和内讧,同五星运动党施政理念也有很大不同,因此不论联盟党还是五星党,欲同民主党组阁都不易。

综合上述原因,赵俊杰总结称,从目前可视的确定因素来讲,两党都有自身组阁基础。即便今年的民调显示,联盟党的支持率高,但综合看来,联盟党组阁成功率不如五星运动党大。但同时他也表示,若选择提前大选,意大利政治局势未来的可变因素也不可预测。

Baidu
sogou